十二万

【蔺靖】抢亲记

抢亲记


一、

烟花三月下扬州。


画舫停在湖面,如同雪浪纸上的一枚镇纸,纹丝不动,便是从这窗户里溜出一双人影,也不被惊动。


你想的混账主意。从水里翻身上了小舟的萧景琰,脱了身上潮乎乎的衣服。

不是你愿意听我这混账的主意么?蔺晨翻进小舟里。


小春风,我有个更混账的主意,你听是不听?


二、


半夜里开始下小雨,两人就缩在小舟的篷里。


手别乱放!


痛快的呻吟夹在雨里,湖上当真春色无边。所以说,皱了一池春水,怎么不关我们的事?


三、


闹了一晚上,都累了。被船头咕咕咕的鸽子声叫醒了,萧景琰撑着坐起来,把蔺晨的罩衫扯过来自己穿上。


“你的鸽子?”萧景琰推了推蔺晨。

“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蔺晨冲鸽子招了招手。


正要坐起来,忽然感觉头皮一痛。

“别动,头发打结了。”萧景琰捂着被扯疼的头发,去抓他的刀。

“别剪,这叫结发为夫妻。”蔺晨伸手取下鸽子脚上的小信卷儿,回头又压上他的嘴唇。


四、


“你们琅琊阁还管这事儿?”翘班的皇帝和翘班的琅琊阁主一起趴在墙头。

“不管这事儿,我是带你来看热闹。”

“什么热闹?”

“抢亲看过没?”


五、


这故事的缘起俗得可以。


一个穷脚夫,一个穷丫头,青梅竹马的。穷丫长得如花似玉,被扬州知府强纳为小老婆,今日过门。


本来就是个爱情悲剧,茶余饭后的调侃一二便算了。

偏偏这脚夫一腔孤勇,前几日下了决心要带人私奔,却被抓回来,打得人事不醒。


“你从何处知道?”萧景琰看了看他,“我以为琅琊阁只管江湖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说我知道不知道?”

“这热闹有什么好看的?”萧景琰摇摇头,要跳下墙头去。

“别走别走。妙就妙在这脚夫早年救过一个人的命。”

“什么意思?”

“这个人如今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朝廷要犯。他晓得恩公的遭遇,决心替他了了这桩心事。”


六、


“两位是?”

“你们家秦大人的朋友。”蔺晨摊手送出两张请柬。

“原来是陈大人和蔺大人,里面请。”

“这是礼单。”

“多谢两位大人,这边请。”


“你哪儿搞来的礼单?”萧景琰拽拽他。

“看破不说破。”蔺晨笑嘻嘻地落座,“你的扬州知府可是个肥官,他家的酒席好得很呢!”


七、


这样好的酒席,如同一个漂亮的戏台子,等的就是一个狂徒闪亮登场。

一伙儿暴徒围了场子,刀架在主人的脖子上,要这府上的女眷全出来,一字排开。


“大哥行行好……轻点……哎呦哎呦刀剑无情!”蔺晨哭丧着脸跟一个蒙面大汉求饶。

“闭嘴!”

“我闭嘴我闭嘴。”


说着别过脸去,跟萧景琰做了一个鬼脸,用口型道:“皇!上!救!命!”


皇上不想救你,蹭过去踩了他一脚。


八、


一排女眷列开来,连同那个新娘子。


拽了那新娘子出来,钗钿落了一地。正要带人走,那为首的忽然停住脚步,回身,手起刀落就要取那知府的项上人头。


一个身影从战战兢兢的一团宾客里飞出,拔剑便是回手一击。


比萧景琰更快到的是一颗看不清的行迹的花生米,击在那要犯的手腕上,痛得他抓不住刀。


小傻瓜。唉,你要当君子,我就舍命陪你。


九、


这两团影子如同一把利刃,劈开了死寂的厅堂。整个大厅登时乱作一团。


萧景琰拔剑与那为首的缠斗起来,蔺晨武功高过那些爪牙太多,存心戏弄他们,花生米和水煮毛豆乱飞,哇哩哇啦地叫了满厅。


慌不择路的掀了桌子,把这桌上的菜碟向那团蓝影子扔过去。


出离愤怒了。

放肆!你知道这酱肘子多酥烂么!是可忍,孰不可忍!


蔺晨双足一点,从近处一个矮胖子的肩上踏出,顺手抓了两只炸枯了的春卷,塞进那个暴殄天物的家伙鼻孔里。

提起一只黄杨木凳子,回飞镖一样扔出去,将还握着刀的都击倒,然后抓起新娘子,倏忽间就消失了。


只远远地留下一句:“你好自为之,我去报官啦!”


你就在扬州知府的宅子里,报个哪门子的官!萧景琰气得一剑劈裂了乌木柱。


十、


扬州知府就算再异想天开,也万万没想到,当今圣上微服私访访到他这私宅来了。问起新娘子的来历,只好闭嘴不声张。


“这些江湖大盗,你带下去处理了。”翘班的萧景琰对上黑着脸的列战英,忽然从来没这么恨过蔺晨。

“皇上您又去哪儿?”

“……恩……新娘子不见了……我去找找?”

“皇上!”


十一、


新娘子此刻和那脚夫已经坐了船,顺着里下河,出了扬州境。

“阿花,你怎么找到我的?”

“一个大头公子送我过来的。还给我准备了这普通衣服,还有钱。”

“看来我们遇上同一个好心人。他还送了我这些酱肘子。”

“酱肘子?”

“他说我胳膊断了,吃哪儿补哪儿。”

“真是好人啊。”

“你那嫁衣呢?”

“他拿走啦。怎么?”

“你跟了我,怕是苦得连件像样的嫁衣都没有。我想你们女孩子应当留一件的。”

“胡话。跟你在一块儿,粗布衣服也比嫁衣漂亮。”


十二、


嫁衣在陈大方这儿。


你还有脸来见我!皇帝生气了。叫列战英堵到我偷溜出去,这下好了,天天见那些个地方士绅,闷也闷死我。


春风春风莫生气。我扮个新娘子给你看。


十三、


也不知道陈大方哪儿找了一对龙凤红烛,烧了一晚上。


宫里的嬷嬷说过,两支蜡烛如果一起熄了,就能同生共死。

那我们试试。


十四、


月至中天,等得困了。

萧景琰忽道:“你是不是早就打定主意叫我暴露身份,这知府大人也不好追查下去?”

“不全是。”

“不全是?”

“我不喜欢死人。”

“你们琅琊阁的消息,可以救很多人。”

“谁都不是老天,救一人杀一人的买卖谁都算不清。”

“那你还去趟这趟浑水?”

“我没打算蹚浑水。”蔺晨叹了一口气,捻了一把萧景琰的头发在掌心。


我就是相信有情人当终成眷属。


十五、


蜡烛烧到天明,先灭了一支。


他们不约而同地凑过去,吹熄了另一支。


然后在那蜡烛的青烟里接吻。


十六、


显然,相信有情人当同生共死的也不止一人。


评论(55)

热度(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