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蔺靖】桃花记

桃花记


一、

纪馒头大名当然不叫纪馒头。

他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他身为蓟州大员,每顿就吃两个馒头,咸萝卜倒是吃了许多坛。


“所以,你说他为什么不叫纪萝卜?”蔺晨手拢在袖子里问列战英,“他长得不是很像一个大萝卜么?”


二、

要了命了!

为什么检阅镇北军要带这个家伙!


列战英瞪了一眼那个正蹲在火盆前烤手的家伙。又悄悄看了一眼萧景琰,他正越过手上文书上看蔺晨,莫名其妙地笑了笑,又收回视线,接着处理政务。


这蔺晨到底有什么好,头这样大,也就仗着皮相好吧。


大头鬼站起身来,笑说:“你这纪馒头真是有本事,这炭是蓟州特别改良过的。原料很便宜,但是烧得久,百姓冬日取暖能节省很大的一笔钱。”

“是啊。”

“咱们什么时候开饭?”

“你饿了?”萧景琰将手边一碟榛子酥推给他,“吃我的吧。”


我还是出去检阅士兵吧。瞎了我了。


三、


你别欺负战英。

我没欺负他,我就盯着你欺负。

没欺负他?你看他都气走了。

你懂什么,他是看不下去了。


四、


“列小将军?战英小兄弟?”蔺晨想揽谁的肩膀,谁都躲不开。

来来来,我们打个商量。我带你们小皇帝出去玩个两天,好不好呀。

终于意识到带人翘宫是不正确行为的蔺阁主,开始学会打申请了。


五、


你叫皇上这么看着我,我能说不?

再说我说不有用?

快走快走,我是个正经人,我还有正经事。


六、


他俩都不是第一次来蓟州城。


“你的酒馆。”萧景琰看着空中招展的酒旗。原先可是大大方方写着一个陈的。

“我早卖掉啦。”

“亏了赚了?”

“亏了也赚了。”蔺晨眨眨眼。


什么意思?

亏了四十两三钱,赚了你呀。


七、


要了酒,要了小菜。

萧景琰忽然低低地笑了:“我三年要来检阅一次镇北军,我们就每三年到这里来喝一次酒,好不好?”

“光喝酒?不办事啊?”蔺晨皱了眉头,“不如把这酒馆买下来吧,我后头那地窖搞得可好了,可舒服了真的……”


光天化日,你想什么呢?

你不想?

那你再买回来啊。

我没钱。

抠门。


萧景琰喝了一口酒,你不买我买。


八、


酒馆前头闹哄哄的,萧景琰放下了酒盏,蔺晨探出了大头。


路上磕磕碰碰的,一个扛包的苦力不小心撞翻了一辆运水果的车。有些水果不能碰,一碰就坏了。苦力赔不起,被拎着打,打完也不罢休,不依不饶要抓回去拿力气抵水果钱。


萧景琰本不打算插手,可看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忍不住要拍桌子了。

“别急别急。”蔺晨趁机抓他的手,“那是庵波罗果(1)诶!”


------------------------

(1) 就是芒果,语出《大唐西域记》


九、


小春风,我送你一个好玩的。


他从怀里摸出一只鸽哨,摁到萧景琰掌心。


“你不是问我会不会说鸽子话么?我现在教教你。”

“教我说鸽子话?”

“叫你尝尝当琅琊阁主的滋味儿。”


十、


萧景琰追着琅琊阁的线去查,蔺晨则翻身上了屋脊。他块儿不小,但是动作轻盈,又穿着白衣,在这早春的屋顶上,也不显眼。竟是没有一个人发觉。


追着水果筐子到了城南别院,却再追不下去了。


这是一户极为普通的民宅,水果进了屋,了无踪迹。


这家里没人。

没人的意思有两个,一者,眼下没人在。二者,一直没有人。

这么冷的天,翻遍整个院子找不到炭火,难道这家人成仙了?


唯一的解释是,这屋子不是用来住的。


十一、


屋子如果不用来住,还能用来做什么?

蔺晨把自己塞进一个衣柜里,闭上眼睛,觉得自己聪明得要命,果然不该叫春风来。



十二、


蔺晨在柜子里睡了一觉,他醒的时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把他拖出来的。

大腿白得叫他晃眼,连忙捂了眼睛:“哎呦喂,我家那口子晓得要打我的。”


他捂住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带了一副面具。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找来正好合适的面具。


“想着家里那口子,来什么极乐窟?装什么老实人?”小姑娘戳他的脸。

“我明明就是个老实人。”陈大方表示天地良心,对那口子矢志不渝。

“光赌不嫖,也算不得什么老实人。”小姑娘笑了,不过不再动手动脚,拉着他往里头走,“第一次吧?”

“恩。”陈大方老实巴交地看着她。

“谁介绍你来的,也不说清楚。”小姑娘笑骂道,“你这蠢呆呆的。”

“……纪馒头介绍我来的。”陈大方脑子里忽然跳出这个名字,心想那纪大人也是板正得过分,索性开他一个玩笑,大不了以后赔罪。

“纪大人?”小姑娘笑意微敛,随即又贴上来,“那刚才可真是得罪了,您可别生气。”


诶?

不生气,我不生气。小姑娘你再穿件衣服,好好带我熟悉熟悉这里。


十三、


极乐窟这名字简单粗暴。


只要你想,他就有。甚至还搞了一个地下赛马场,挖了地下人工河,简直是巧夺天工。

说来也奇怪,蓟州这样冷,这极乐窟却温暖如春,还开着桃花。


“小绿啊,那个回字走廊里头是什么?好香啊。”

“那里头啊……”小绿回头笑笑,“您家夫人不许您去的地方呀。”

“那我不去那我不去。”陈大方这方面真的是个老实人。


“赌坊这边走,您筹码带了?”

“筹码?”

“就是玉印呀,纪大人肯定同您说过的。”

“哦哦对对对,有有有。”陈大方从怀里摸出一枚印给她。

“您呀,是被这香熏昏了头呀。摁在那边的纸上,去换筹码呀。”

“我我我我……我其实真的很很很很……很紧张。”


十四、


这地方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好好穿件衣服!


陈大方不敢看那柜台对面一对白玉酥胸都几乎可以放在桌子上的女人。

她对着灯看了半天陈大方的印,巧笑嫣然:“看不出来,还是个京官。”


筹码拿到手的时候,陈大方决定以后要抱紧列小将军——哦不对,列大将军的大腿。


十五、


陈大方爱热闹,挤到最热闹的一桌边,那里已经赌开了。

这赌局可真有意思,三教九流,大梁的官,北燕的官。陈大方用牙签戳了一片庵波罗果,可真甜。

他的小春风从来都很简朴,舍不得吃这时鲜的异国珍果。

这样想着,他揣了几个珍奇的到怀里去。


十六、


赌注压到最后,筹码都不够了。

只听一个北燕口音的豪气地一拍桌子:“我押三万担粳米。”


真豪气!今年冬天不够冷,朝中担心冻不死害虫,来年影响收成,统共筹了十万担。


“跟。”


地下千般好,总是气闷。听到这声音,忽然觉得桃花都开了。


十七、


世传琅琊阁少阁主任性风流,果然如此。


东西放在赌桌上时,所有人都看向那边红衣的公子。这人穿得可真够多的。


等这边事情了结了,把他摁在这赌桌上,一件一件地扒了干净!隔着面具,亲他湿漉漉的嘴!陈大方想。


十八、


红衣公子连赢三局,一共赢走了六万担粳米和五百匹良马。

“承让了。”他将鸽哨收入怀中,走到陈大方身边,“多谢了。”


十九、


他谢早了。


这世上最穷凶极恶的莫过于输红了眼的赌徒。


蔺春风和陈大方被围在中间时,陈大方叹了一口气:“你怎么这样快?”

“你们琅琊阁的效率,真是惊人。”


二十、


极乐窟不允许带兵器,陈大方抽出腰间别着的玉箫:“打坏了就算你账上。”然后刷地一声打开了折扇。


这是萧景琰此生最凶险的一场争斗。


他能感到这里头有不少江湖人,武功远在他之上,招式精妙,极有章法。他只有战场上那套,绝不容一点花招。


当然,如果他能分出神来看一眼陈大方,他也将看到此生可能会见到的,最华丽的一场战斗。


他看不清陈大方在哪里,只知道那团影子所到之处便能见血。

除了一招。


他见到他的陈大方迎着一剑冲了上去,奔赴死局般的从容。他的白袖子在剑风里,涌起千顷波涛。

袖中扇出,扇面一树枯藤,开尽桃花。


二十一、


仿佛在春风里睡了一觉。


二十二、


陈大方的白衣上,也落满了桃花瓣。


幽暗里,蔺春风摸到陈大方胸前湿了一块:“你受伤了?”

“啊!”陈大方大叫一声。


我给你带的水果压坏了。


二十三、


列战英捆了纪馒头,禁卫军挑了极乐窟。


这极乐窟是纪馒头的地下销金窟,他纠结了一批官员、江湖人士甚至北燕的边境官员,在这里享乐。互相勾结,江湖人士制造一些事端,挑起两方争斗。

有征战,上头就会有派物资下来。然后双方装模作样,打上一两场,虚报战况。

至于从朝廷骗来的东西,尽数到了这人间销金窟。


二十四、


我小看你了,原来你早就安排了列战英在外头候着。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叫他出来——得逼出幕后黑手,人赃并获。


没有万不得已。陈大方抹了一把脸上旁人的血。我还站着,就没有万不得已。


二十五、


鸽哨还你。

送你了,就是你的。

这可是琅琊阁主的信物。

琅琊阁主都是你的,客气什么。


江湖事和朝堂事分不开。

陈大方和蔺春风也是如此。


二十六、


春寒料峭,又开始下雪。

除了极乐窟,边城怕是真的开不出桃花了。萧景琰摇摇头。


二十七、


天还没亮,就有鸽子啄他的窗户。


推开窗,外头下着小雪,可是纪府那棵树开满了桃花。


桃花里坐着一个白衣人,晃荡着两条腿,手里抛着石子玩。


“我就说吧,你到了,蓟州城的花儿都开了。”


萧景琰跑到树下,才发现那些桃花都是从极乐窟里折出来的,一根一根绑在了枯枝上。

“你下来。”

“不下来。”


由不得你不下来。萧景琰踹了一脚那棵树,枝条断了,陈大方摔下来,摔进他的春风的怀抱里。


二十八、


纪府什么都是假的,桃花也是假的。

不过所幸,我喜欢你,和你喜欢我,都是真的。


二十九、


我知道你们情爱甚笃,但是皇上你能不能拜托他先把我的印信还给我,不然我怎么下军令开拔回京?

列战英搓着手,站在院外。



评论(99)

热度(1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