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蔺靖】挂面记

挂面记


一、


有人上琅琊阁问了一个问题:主上所爱非人,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琅琊阁主提笔回复道:“不要担心,以色侍人不长久。”


放屁。列战英把回复丢进火坑里。


二、


琅琊阁主如果出现在大梁宫闱里,必然会叫天下皆惊。

于是,琅琊阁主闭门谢客,宫里多了一个叫陈大方的贴身护卫。

贴身到什么份上,大概只有列将军晓得了。不过列将军说他不知道。


三、


这个陈大方,很有些意思。

乍一看上去,头有些大,可是相处久了,觉得他真是无处不好看,头也大得恰到好处。

陈大方说,这叫风度。


不过他的来历颇有些可怜。

据说是皇帝陛下在蓟州城顺手救了的,为了报恩一路追着皇上的车马跑回京城来的。


这你们也信?

列战英看着说到动情处抹着眼泪的小宫女们,叹了一口气。

别的不说,他如果一路从蓟州跑回京城,万万也不会是这个身量。


四、


说起来,陈大方在宫里的编制,其实是放在御膳房的。


那天他坐在御膳房的石阶上抓了一把小米喂鸽子,又有小宫女凑上来了。

这种身世凄惨,来历成谜的男人,从来都是讨小姑娘欢心的。


给我们讲点边城的事吧。

我的故事,你们不是都知道了?

再讲讲,我们喜欢听。

我都不知道从哪儿讲起了。

从你怎么遇见皇上开始啊。


五、


家父离开我的时候,是一个平静的冬夜。其实我早知道会有这样一日。

所有的离别都是这样,分开前在心里练习了很多遍,然而真正来临时,还是不知所措。


蓟州城,你们清楚么?那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我们如果想让一个人入土为安,那需要挖开很厚的冻土,寻一口结实的木棺,才不至伤着亡者的肉身,也不会冻坏他。


我是很没出息的人,买不起这样一口木棺。我有时候想,就这样冻死在冬夜里,也很好,路上还能有个陪伴。


结果呢?小宫女眨着眼睛。


结果春天到了。


——这个故事被复述到皇上耳朵里的时候,他正坐在石阶上看陈大方喂鸽子,忍不住捏碎了手里的两个文玩核桃。


六、


卖身葬父?你不怕老阁主知道抽你。

这理由我又不是没用过。他又不是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用过?

没钱的时候啊。


七、


你也会没钱?

不懂了吧。小春风,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呀。


八、


有一个小男孩儿,他从小脾气非常的顽劣。他有一个爹,那个爹嘛——脾气也不算太好。

家里规矩不多,条条都要命。


这个小男孩儿好吃,所以有一个特别宏大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名动天下的——厨子。他爹是个练武的,不同意,只是让他练武读书。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离家出走了。


一个离开家的少年,钱很快就被骗完了。然后他索性浪费那一笔颜体,在木板上用红漆写了四个大字:卖身葬父。

就这么直挺挺地跪在路中间,跪了足足三天,终于有人买他。

那是个开酒楼的老板,正缺个帮工。


在酒楼的日子不比家里,他在后厨忙得脚不点地,那点三脚猫的轻功这才有了点用处。学做一个厨子的日子可不容易,切到过手,烫伤过脚,挨过棍棒,扣过工钱。他悟性惊人,学了三个月就已经可以出师,于是拍拍屁股,准备走人,接着被酒楼的帮佣们打了一顿丢回到后头去关着——卖身葬父,你说什么叫卖身?


他被打折了腿,关在后头。铁窗外头,月亮圆了。


他忽然想起来,今儿九月十五,离他下山整整半年,正好他的生辰。


娘走得早,爹人不好。忽然而来的自怜身世,他放声大哭起来。哭到酒楼里扫地的哑巴叔跑过来,手伸进铁栏杆摸他的头。他哭得反而更伤心了,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宿。

听说是他的生辰,哑巴叔掉头就走,过了一会儿,颤颤巍巍端过来一碗阳春面。


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阳春面。


九、


你还有过这么一出?

谁说那是我?


陈大方瞪了他一眼,悠悠笑道:“我骗你的,你怎么全都信?”


十、


萧景琰的生辰是举国同庆的,烟火照彻了整个京城。


只是晚上静下来,便更显得荒凉了。

皇帝这个位置,从来都是这样。


白日仪式繁琐,他其实并没有吃饱。陈大方有御膳房的钥匙,两人如做贼一般溜进了萧景琰自家的厨房。

“想吃什么?”

“秃黄油。”


十一、


他第一次吃秃黄油是在哥哥的寿宴上。


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怕不好消化,他只有面前那一小碟儿,吃完了就没了。然后眼巴巴地把饭倒进蟹壳里,蘸着蟹黄和蟹膏,抹了个干净。母亲地位低,他们坐得很远很远。


过了小半年,他过生日。上头一般都有恩旨,未成年的,可以回母妃宫里过。

他兴冲冲地跑回去,居然在桌上不仅见到了榛子酥,还见到了整整一大碗秃黄油捞饭。


结果是他真的消化不良,闹了肚子。父皇斥责了母亲,不许他再吃。后来就一直惦记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埋怨他,总觉得严苛。


再后来自己当了皇帝,才晓得有些菜是要恩旨才会下的。


十二、


张嘴。

陈大方挖了大大的一勺秃黄油捞饭。

今日生辰,说些开心的。


十三、


很多年前,那个哑巴叔也这样冲他打手势。


“我没什么开心的事。”蔺晨梗着脖子,“今天有这样一碗好面吃,算是很开心啦。”

哑巴叔摆摆手,不足挂齿的意思。


“你是不知道。天下之大,总还有人在乎我,给我生辰煮碗面。”

哑巴叔打手势:你的家人呢?

“他可没给我煮过长寿面。他说,君子远庖厨。”蔺晨说着说着,忽然又哭,“我出来这么久了,他肯定晓得我在这儿,晓得我被人打了,可偏偏不来救我。”

哑巴叔摆了摆手:“没机会吧。”

“他要是没机会救我,天下就没人能救我了。”

哑巴叔又摆起了手:“我是说,他大概没机会给你煮面吃。”


十四、


“小春风,你许个愿望。”

“天下太平,海晏河清。”

“换一个。”蔺晨摇摇头,“这个无聊。你就这么一个愿望?”

“人生辰只能许一个愿望。比起其他的,我觉得整个更重要。”

“那我今年过生辰的时候,帮你许这个,你快点,想个你自己的。”


萧景琰想了半天,又道:“不是关于你我的,你可要考虑清楚,要不要浪费你的愿望。”

“你我这样最好了,哪里还要什么愿望。”蔺晨亲了他一下,“你想你自己的,我一言既出,绝不反悔。”


他闭上眼睛:若有一日去见列祖列宗,他总不要失望才好。


十五、


蔺晨把他那个生辰的愿望送给了哑巴叔,哑巴叔却挥手表示并无所求。

他只好许愿:这人一定会心想事成。


十六、


生辰许下的愿望,总是有些邪乎的灵验。


十七、


蔺晨最终抓住机会,从酒楼里逃了出去。他决心闯荡江湖,然后遍体鳞伤地被领回了琅琊山。

胸前一掌,震碎了他三根肋骨。他又痛又昏,吃什么吐什么。


他感觉自己又被关到铁窗后头,哑巴叔站在铁窗外。他伸手去抓他的衣角,想吃碗面。

哑巴叔摸摸他的头,给他去煮。他吃了,也没吐。


醒来的时候,老阁主云游去了。留书一封,展开来,竟是一份阳春面的菜谱。


十八、


“快来尝尝。”

御手调羹汤,陈大方实在惶恐:“你做的?”

“我试过了,能吃。”

“真的假的?”陈大方拉过碗,扒了一口,“可以啊,名师出高徒。”


高徒摇头笑着看名师,名师低头扒着面。


“你同我说真的,到底怎么样?”

“好。”

“真的好?你可别糊弄我。”


春风不解旧时意,尽作痴人语。


十九、


你怎么突然下了碗面?

你生辰啊。

你记得?

你说的我都记得。

那你说说,我还说过什么?

……忘了。

你才说,我说的你都记得。

骗你的,你也信?



二十、


父母与情人,最会骗人。不在技巧,全在另一颗绝无防备的心。

不过这骗局的精妙却在于,越是防备,输得越惨。


琅琊阁主深感之前那个问题回答得不算太好,于是又修书一封给列大将军:“爱人者,人恒爱之。”

情人如此,父子亦然。


当然,此时在家里训儿子背书的列大将军,顾不得这宫内琅琊阁办事处的回函已经送到了府上。

----------------------------------------------

 @简装书走肾版  太太生日快乐!

评论(76)

热度(1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