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蔺靖】花灯记

花灯记


一、


上元灯节,哪儿都热闹。

陈大方这么个喜欢热闹的人,在这么热闹的一天,却忽然冷清了下来。


他的春风在设宴。皇帝的家宴,想想也闷。他听见透过重重红砖墙溜出来的丝竹管弦声,靠着柱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他梦见小时候的萧景琰,蹲在地上哭,边上是一只烧坏了的宫灯。

上元节的金陵还是很冷的,他穿得那样多,蹲在那里像是一个荞麦馒头,实在是笑死人,就跑过去,踢他的屁股。

萧景琰站起来,回过头来打他,蔺晨功夫这样好,哪里能叫他打到。双足轻点,倏忽间从他的两臂里溜走了,带得他重心不稳,摔了一个狗啃泥,哭得更厉害。


他小时候哭和现在不一样,现在要他哭,只有在床上。把他逼急了,弄出几滴眼泪来,情色得要命,叫人忍不住去舔了,睫毛上都湿漉漉的。

小时候哭起来,一点也不天真无邪,简直就是撕心裂肺。


蔺晨从怀里摸了糖给他,他也不要,转头跑到一个年轻人那里。那个年轻人拍着他的肩膀,叫他男子汉要坚强,快抹了眼泪做一个勇敢的孩子。


呸!歪门邪道!


可谁知萧景琰这个小傻瓜居然还吃这套歪门邪道,真的抹了眼泪和他跑了,临走还冲蔺晨做了一个鬼脸。鼻子上还挂着鼻涕呢!丑不丑!


气煞我也。

我捉弄我的小春风,到底是哪里来的混账家伙!


蔺晨梦醒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他其实从来没有见过祁王。


二、


“你刚才生谁的气?”萧景琰在他的身边坐下,舒展了僵坐一晚的筋骨。

蔺晨斜睨他一眼,虎着脸:“你!”

“别生气了。”萧景琰叹了一口气,眼睛忽然亮起来,“你吃过没有?”

“等你啊,没吃呢。”蔺晨直拍胸脯,“你看饿得肚子都瘪下去了。”


萧景琰叹了一口气,伸手把他的手往下挪了几寸,移到并不平坦的肚子上。


“我也没吃多少。”他收回手来,摸摸自己的肚子。

“撒谎。”

“骗你做什么?”

“吃了一晚上的饭,还什么都没吃?”

“我想你肯定要等我吃饭,就什么都不敢吃。”


三、


御膳房的钥匙,陈大方可以说是贴身收藏的。


萧景琰仁慈,放假,里头没有一个人。两人煮了一锅汤圆。有什么下什么,各种味道的都有。


“你看这个,这个估计是肉汤圆。”萧景琰拨弄着碗里那个,“你不是喜欢这个味道?”

“喜欢喜欢,你不喜欢就给我。我什么都喜欢。”

“你慢点吃。”

“我是真的饿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更吃不了热汤圆。


被汤圆里迸出一股芝麻糖烫坏了舌头的陈大方,像一只兔子一样在御膳房里跳了起来。


“跟你说了慢点吃,烫着了吧。”萧景琰把水递给他,看他呼哧呼哧地喘气。

“烫到了,你看我舌头……”陈大方张开嘴。他这在御膳房烫伤——怎么地也算个工伤吧?


萧景琰凑上去,却被一双温热的嘴唇压了上来,吻得七荤八素。

“甜不甜?”


陈大方狡黠地笑起来,可真像只狐狸。


四、


大晚上吃这么多,这下你又要说我胖了。

你没有么?

哪里有?

你自己觉得没胖就好。

我真的胖了?

真的。


痛心疾首的陈大方决定吃完饭,动动。


五、


蔺晨接过天子剑,掂量掂量,拔剑丢鞘。

“舞剑没有琴可不好。”他站在雪地里,回头看坐在台阶上的萧景琰。

“我不会弹琴。”

“那你会什么?”

“我会击鼓。”

“那就击鼓。”陈大方笑了。


他笑着的时候就站在雪地里,蓝衣映着雪光,笑容淌着月色。


六、


萧景琰只会击战鼓。


初者,重锤擂上,大军压境。

蔺晨敛了笑容,缓缓出剑。一剑起,青锋寒光似有万钧之重。


鼓声渐急,似有轻骑两侧包抄,又如烽火绵延千里。

蔺晨的剑在空中织成一张网,庭院之内处处寒光,长剑所到之处尽是风声。饶是萧景琰在一侧击鼓,也觉得这剑势滴水不透,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鼓声更急,蔺晨剑法忽变,愈加轻灵随意,似有酒后狂态。

跃起,凌空挽出一个剑花,身形一动,竟从那个剑花的残影里飞身而出,挺身一击。回身踏在梅花树上,兴致大起,将那满树梅花全部挑上空中,花瓣纷飞,竟无一片落地。


鼓声密集如暴雨雷鸣,沙场厮杀正酣,蔺晨舞至兴起,仰天长啸, 纵身跃入梅花雪中,萧景琰已经看不清他的身形,只望见一个淡淡的蓝影。


院内仿佛忽然静了下来,只是流动着淡蓝的月光。


“好!”

最后一击,一锤定音,鼓面震颤,却隐隐有些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悲意。


蔺晨剑势陡转,横扫破空,负剑而立,院中雪上的梅花瓣儿落成了一盏宫灯。


七、


喜欢么?


陈大方笑起来的时候,这世界才显得真实。蔺春风也才会相信,世上真有这样好的一个人,这个人还偏偏属于他。


八、


“上元节了,送盏灯给你。”

“你说,要是有办法把这个原封不动画下来多好。雪化了就没了,真是可惜。”

“不可惜。”蔺晨眨了眨眼睛,“雪花了最好,你看那梅花树下的雪就化了,你去看看?”


九、


萧景琰从梅花树下挖出一盏精致的宫灯来。


“你早埋好了。”

“我们点起来吧。”蔺晨从御膳房里用一只蜡烛借了火出来。


一盏灯,亮在他们中间。灯火盈盈,陈大方忽然分不清是灯在春风手里,还是春风从那灯火里吹出暖意来。


十、


这灯忽然叫我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

宫里嘛,每年上元节小孩子都会拿到宫灯的。然后那天我摔了一跤,这种宫灯不是很结实的,散了,然后它里面那个的蜡烛就烧了外面的绢和木头,就变成一坨灰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哭啊,谁劝都没用。后来……后来祁王兄来了,就跟我说男子汉要勇敢,坏了一盏灯就要哭哭啼啼的,日后上了战场,岂不是要以泪洗面?


这是歪理。

倒也没有,当时我一心想做个大将军,虽然很难过,还是忍住了。他就奖励我一匹枣红马,那可是北燕的,平时就算赏也赏不到我头上的。后来他出事没两年,马也死了。我就很难过,还写了篇文章,再后来可能烧掉了还是怎么的,反正找不到了。


十一、


“那现下呢?”

“什么现下?”

“现下你怎么想?”

“皇家的事,想不通的,想通也没用。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我现下其实能理解父皇当初的决定,只是那毕竟是我的哥哥。父子兄弟走到这一步……宁愿不生在帝王家吧。”


十二、


陈大方没有说话,托着大脑袋坐在那儿。

“是我太扫兴啦,尽说以前的事。”春风拍拍他的背,“这灯我太喜欢了,一定好好保管,以后我们每年上元节都点这盏。”


陈大方哭丧着脸,转过头来:“我要和你坦白一件事。”


十三、


说实话,萧景琰长这么大,没见过更丑的花灯了。


陈大方搓着手,局促地站在那里,末了还是惴惴道:“其实画工还是不错的吧。”


一流画工,三流花灯。

萧景琰打量着这只勉强能从耳朵的长度看出是兔子而不是老鼠的花灯,不知道该从哪里提起来。


“这个不是提的。”陈大方立即狗腿子地凑了上来,“我突发奇想,做了一个拉着走的,你看啊。”


他点燃了纸兔子里的小蜡烛,拉着兔子脑袋上的一根线,围着庭院跑起来。兔子底下他加了四个滚轮,还装了风哨,一路拉着,一路响着,一个人也有热热闹闹的架势。


十四、


我更喜欢这个。

你可别糊弄我。

我不糊弄你。


有时候萧景琰会盯着那盏兔子灯想,如果早一点遇到蔺晨,他会更想要兔子灯而不是当个大将军。


十五、


“你怎么忽然想到要做一盏灯给我?”

“欠你的,还你咯。”

“你什么时候欠我一盏灯?”

“在梦里呀。”


十六、


“我前几天找东西,找到你那篇文章了。”蔺晨叹了一口气。

“我说呢。”萧景琰笑着摇摇头,“你肯定笑话我了吧。”

“当时是笑了,后来觉得不对。”

“什么不对?”

“祁王不对。”

“怎么不对?”


说正经的,如果我那时候遇见你,只要你不嫌弃,我就一定送你一盏兔子灯。


十七、


一个人,爱他的国家,爱他的情人,爱他的理想,都可为之生死。

那么为什么不能为一盏灯哭呢?


小孩子要哭,就由得他哭。要灯,就送他一盏灯。什么都上升到大道理上,何必呢?

哪有,皇兄只是借机会提点一下我,也是为了我好。

可我只想叫你开心。


十八、


“那这灯我可要收好。以后我们都点这个,然后老的走不动了,别人溜狗,我们溜灯。”

“别呀,我们明年上元节搞个可以带转的走马灯,比这个好看多了,提出去也有面子。”

“那可不行,我这个人啊,认死理。”


十九、


我不会再有别的灯了。这样的话,我说花灯,就是这一个花灯。我认不得别的了,别的灯也不认得我。这个灯要是烧了,毁了,不管多大年纪,我怕是都要蹲在那里哭的。

那我就去踢你的屁股。


评论(108)

热度(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