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蔺靖】长枪记

长枪记


一、


季长枪这个人有股痴劲。


他认识蔺晨的时候,蔺晨还在江湖上以陈大方的名号倒腾假古董。

他手里那把长枪就是陈大方倒给他的,五钱银子,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这是古董么?”萧景琰皱着眉头看他手里那柄乌沉沉的长枪,“我可以试试么?”

“自然,蔺兄请。”季长枪将那柄长枪交到他手上。


很重,但也说不出有什么特别。枪头甚至都不算十分锋利,倒有些深邃的意思。

像是一双黑眼睛。就和季长枪的那一双一模一样。


“我本来不肯卖,可惜打输了。”陈大方苦笑道,“卖他五钱也是因为,他浑身上下,只有五钱银子。”

“我不信你会输。”

“他若是拼却性命,我确实赢不了他。”季长枪点点头,“可惜蔺阁主留恋花花世界,舍不得拼命。”

“你就不留恋?”陈大方不服。

“留恋。”


然而,那是他遇见吕青阳之后的事了。


二、


吕青阳这个人也有股痴劲。


带着北燕铁骑踏破灰水河的时候,正是暮春三月,草长羊欢。

他忽然想起,有个朋友曾经背负长枪,骑快马踏千山而来,只为请他尝尝江南杏花楼今年的第一坛酒。


若是此番南下功成,便不用如此奔波了。


三、


奇耻大辱。萧景琰合上战报。

指尖扣着檀板,掌心握着一枚白玉鸽哨。


轻骑绝尘入北燕的时候,也是暮春三月。


四、


说起来,暮春三月,凡是自诩风雅的,都当倚楼听雨,看雨打杏花,风动竹叶。

然而我们一贯风雅的陈大方抓了两只鸽子后,窗户关了,闷头睡觉。


梦中暮春无战事,只有边城桃李嫁东风。


五、


落定最后一枚子,蔺晨输了。


“棋力见长啊。”

“侥幸。”萧景琰笑着把棋子一枚一枚地收进盒里。

他手指好看,如珠如玉,看得叫人心痒。


握了他的手到手心里,攒着不想松开。

“你有个好老师。”

“你?”

“天下。”


六、


你像是有话要说。

我在等一个人,等他来找我,可是我又不想见他。


七、


季长枪上琅琊山的时候,在下大雨。


他身上有十五两四钱银子,这是他半生的积蓄。

没什么钱,也没什么别的爱好,除了手中一柄枪,便是喜欢喝上几口。

早年在北燕的斗酒,输给过一个人,因为他当时穷得要当裤子,到底还是只能把命抵给他。


八、


“青阳是冤枉的。”

“我知道。”

“他们这是陷害忠良。”

“我也知道。”

“那我的来意你也知道了。”

“知道,可是我不打算说。”蔺晨撑着一把油纸伞,陪他一起站在雨里,“北燕慕容氏早就怀疑他有二心,此次不过寻个由头将他急召回去。十道诏令,一日连发,势在必得之意,你还不明白?”

“他是我的朋友。”

“即使天罗地网?”

“即使天罗地网。”


普天下最难救的就是自寻死路之人。


九、


萧景琰回到庭院中时,季长枪正立在雨里,边上是蔺晨气得丢在地上的油纸伞。


“季兄。”

“蔺兄可愿帮我劝他?”

“你是北燕人么?为何要救一个北燕将领?”

“我是江湖人。”

“江湖人?”

“江湖人救自己的朋友,生死不顾。”

“然后呢?”萧景琰望着他,“他若要效忠北燕,你愿为阵前卒?”

“不,我是大梁人。”

“那岂不是要兵戎相见?”

“蔺兄不是江湖人。”

“不是,可我爱上了一个江湖人。”


十、


他还在那里?

坚如磐石。

那就让他当一块石头,烂在那里,好过让我眼睁睁看他送死。

对不起。


朕从来不说对不起,但是蔺春风会。


十一、


“你头发湿了。这样要着凉。”


蔺晨伸手去解他的冠。萧景琰低下头,让他把头发从冠里解脱出来。一捧头发握在手心里,打了一盆热水。天子顺从地低下头,在他的掌心里。盆中的水汽铺面而来,仿佛某日他们在这琅琊山后温泉里那一个带着潮气的吻。


“好啦,热水洗了个头,再用干毛巾包起来,就不会感染风寒了。”

“外头雨还下着呢。”萧景琰想到季长枪。


气煞我了。


推开窗户,冲着院子里的季长枪,蔺晨骂了一句:“琅琊阁是开门做生意的,你要的消息,百两黄金。凑不够钱,莫要来寻我的晦气!”


十二、


季长枪下山去了。


萧景琰关上窗户:“你不是说你藏了好酒?我好不容易上一趟琅琊山,也不请我喝个痛快?”


这个人在雨声里回过身来,蔺晨忽然睁不开眼睛。


“好,我们喝个痛快。”


十三、


蔺晨常常自夸千杯不醉。


不过当他烂醉如泥地和萧景琰倒在一起的时候,他终于松了口:“小春风呀,你知道以前我为什么喝不醉?”

“你酒量好行了吧?”

“嘿嘿,你说对了……一半!”

“另一半呢?”

“我不想醉呀。”


十四、


两个醉汉怎么聊天?

前言不搭后语呗。


听说你们琅琊阁的规矩是石头上的。

是呀。天降一块大石头,上面写的。


你们琅琊阁消息贵不贵?

要算。你嘛,我给友情价。

咱们这关系,就友情价?

嘿嘿,那你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

别人呢?

我获取这个消息要多少人力物力,这是个基础,然后再看看你想不想赚他的钱咯。


我看你其实不怎么想赚钱。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你算君子?

大写的正人君子——你笑什么?

笑你可爱。

我自然可爱。


十五、


我要唱歌!

你唱呗!'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磐在陆,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好听么?

好听。

那你也唱个给我?

我唱得可不好。

你唱嘛。


——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

打住!

怎么?

难听。还是听我唱吧。

其实你也跑调,我就哄你开心的。


十六、


这话可真叫我伤心。

我如果说其他的话,怕是你要更伤心。

可你不说我也知道。

你知道?

你在想我当年讲的第二个故事。

唉,你什么都知道。

是啊,我总是什么都知道。


十七、


玉山之将崩。

睡过去之前,蔺晨满脑子都是陈大方。

然后长歌当哭,唱的都是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


十八、


喝醉的人特别重。


萧景琰费了很大的力气,把他扛到了床上。

灵台尚有一寸清明,又因这清明说不出的难过。


大方大方你还醒着么?

我……我还能喝三百杯!


十九


蔺晨酒醒的时候,季长枪又上山了,带着黄金百两。


“你哪来的钱?”

“我把枪卖了。”季长枪笑道,“你居然没耍我,真是古董。”

“黄金百两——你卖亏了。”

“钱在这儿,我要青阳的关押地。”

“钱你留着买匹快马,或许能在他被押往刑场前救下他。有人会在蓟州城等你。”

“多谢。”季长枪眼睛亮了。


“等等!”

“枪给你。”

“这枪?”

“这枪是凶器,我留着不吉利。”

“你又糊弄我。”

“信或不信都在你。”

“我自然不信。”季长枪笑了,“你若信什么吉利不吉利,何必留着你袖中那柄刀?”


二十、


枪你还他了?

还了。我没想到你真的愿意出黄金百两买他的枪。

你说过,琅琊阁按那石头上的规矩做事。他既然出得起钱,你就应当告诉他。


二十一、


一人一枪一马,横街而立。


“走,喝酒去。”


季长枪笑出一口白牙,黑眼睛亮得如长枪的枪头。


二十二、


前路渺茫,后有追杀,吕青阳心里却说不出的快慰。


“是吕将军么!”

“什么人?”季长枪擦擦脸上的血,长枪横于胸口。

“列将军。”吕青阳打马而上。

“陛下派我在这里接应您。”

“梁王陛下好算计。”

“慕容氏并非英主,良禽当择木而栖。”

“梁王陛下觉得我会投靠你们?”

“陛下从未这么想过,只是一路风波恶,派我护送您一程。”列战英挥了挥手,士兵列队打马送上盘缠。


二十三、


风里的马蹄声,是北燕特有的铁骑。


吕青阳看了一眼季长枪,神色淡漠,目光坚定。

“你可别看我,我又不懂。”季长枪笑了,“有人曾经说我手里的枪是凶器,我倒要看看它斩下的最后一个,是北燕人,还是大梁人。”

“不用看了。”吕青阳叹了一口气,“我们去喝酒——列将军,多谢。”

“不必客气。”列战英微笑着让列队让开一条路给两人,然后拔出腰间配剑,“列阵,迎战!”


二十四、


蔺晨一推棋盘。又输了,不玩了。

“跟你在一起太久,总觉得自己要变成臭棋篓子了。”

“说什么呢,胜负各半而已。”萧景琰笑了。

“我是在说吕青阳。”


收棋的手指停住了。


“其实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蔺晨叹了一口气,“先利用慕容氏对吕青阳的猜疑离间他们,鸽哨在你手里,琅琊阁出去的消息,由不得他们不信。接着让季长枪救下他,然后收之己用。确实——确实很好。”

“你说错两件事。”

“哪两件?”

“第一,我从未想过收之己用。”萧景琰摇摇头,“吕青阳乃天下名将,我从来佩服得很。他即使被我们设计,不能再效忠故国,也断然不会投靠敌国。这是他的骨气,不应当侮辱他。”

“第二呢?”

“第二是——这其实不是一个好办法。”

“消干戈于无形,怎么不是好办法?”

“其实我没想到季长枪是他的朋友。”


二十五、


你知道我为什么花黄金百两买他的枪么?

我知道。


蔺晨叹了一口气,低头吻他。

他褪去了少年时的英气,显得更加雍容威严,令人目眩神迷。偏偏这双眼睛,每次睁开,像是春风拂过清泉。


“琅琊阁的规矩,只要你开了价,别人出的起,就由不得你了。我知道你有你的坚持,但是这世上,只要由人做决断,就算不得公平,无论你如何声称,无论是基于金钱还是基于权势。即使你是琅琊阁主,也无能为力。更何况这个世道讲公平,为时尚早。”萧景琰平静地望着他,“这次是我布的局,我出的钱,所以即使有第二个陈大方,也是我的罪孽。”


二十六、


天下已经是最重的背负了,你又何必背负我的。

可我在这背负之外,也想叫你开心呀。


二十七、


那日雨中庭院,萧景琰曾问季长枪该如何选择。


季长枪是这样回答的:“江湖儿女,无非成全罢了。”



----------------------------------------------------------

快过年了,打个孩子。毒安利。别吃。


评论(73)

热度(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