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蔺靖】衣不如故 (四)

衣不如故  


 

即使是武功奇高的飞流。

也没有蔺晨这般神出鬼没,出人意料。

萧景琰眼角偷瞄闭目诊脉的蔺晨,视线停在形状姣好的嘴唇立即移开,忽听对面低低一声笑。

殿下心跳的好快。

咬紧牙关,萧景琰开始考虑拿剑砍死这个大头无赖梅长苏会不会介意。

猛抽回手臂,羞愤的靖王殿下索性钻回锦被背对蔺晨。

夜深了,先生请回吧!

连续几个晚上萧景琰将要就寝,翻身去吹蜡烛突然看见一张大脸凑近,饶是军伍出身也吓得心脏骤停,硬生生咽掉惊叫,尾音抖着问他来干嘛。

自然是来为殿下解毒啊。

蔺晨双手拢在宽袖内朝他抿唇微笑。

指腹搭在萧景琰手腕内侧,这人只一心一意盯着他瞧,没多久萧景琰就心浮气躁,既想挺胸抬头斥责他无礼又想将自己缩成一小团藏进被子。

耐心耗尽,骂不出口就只得钻回锦被遮掩脸热。

额角被织物砸到,萧景琰抓起发现是个荷包,开始熟悉的药草香缭绕鼻端。

殿下贴身带着,毒是经手你衣物的婢女化开浸在披风里,在找到配药人之前,拿这药囊先缓着,我保你死不了。

萧景琰将荷包捏在掌心,翻身而起想道谢,不料蔺晨俯身离得太近。

鼻子相撞疼得两人皆是嘶嘶吸气,眼圈泛红。

各自捂着半张脸朝对方瞪眼。

灯花噼啪跳动。

升腾摇曳的火光在眼底烈烈燃烧。

殿下,你梦里是谁?

萧景琰抿紧嘴唇,眸中水光粼粼暗流汹涌。

蔺晨视线紧紧锁住他的眼睛,抬手,缓缓的,缓缓的,伸出,指尖抵在他心脏位置,透过单薄里衣感觉强劲有力的鼓动。

是谁?

答案勾着蛛丝摇摇欲坠。

声带振动,嗓音沙哑。

蔺先生可会如苏先生那样成为朝廷的白衣客卿?

半年我会很开心,三年五载我怕自己会闷死。

哪怕……

萧景琰没能继续说下去。

也许……

蔺晨同样没能说下去。

指尖不稳,投在白色里衣的影子浅淡摇晃,随着起伏的胸膛颠簸。

蔺先生。

萧景琰声调拉得略长,凛然锋锐之色烙在眉目间,出鞘利刃,一击必中。

我想我知道你梦里是谁。

烛焰倒卷着被压倒,挣扎着失去颜色,一缕白烟在暗夜里脉脉流淌。

萧景琰保持着吹熄烛火的姿势,去碰触及心脏的那只手。

说不上到底是谁捉住了谁。

发尾垂在萧景琰侧颈微微发痒,他张嘴,转瞬被夺去呼吸,像撬开壳的贝类,内含的柔软湿滑被吞噬殆尽。

春风摇撼缀满花苞的枝桠拍击窗棂。

混着幽夜里微弱的轻吟浅叫,映落窗纸画出泼墨树影。

流云掩住满月。

光影明灭,短暂暗淡后,凝着霜雪似的月色寸寸浸染花枝。

纤丽桃花辗转绽放,缓慢舒展的花瓣在春风里颤动。

 

隔日列战英惊讶的发现靖王殿下难得贪睡,不忍心唤醒他,默默将替换衣物搁在卧榻旁,弯腰拾起胡乱丢在地板的里衣,还以为是入春萧景琰嫌热褪掉的内衫。

手指摸到衣料,列战英眼珠险些瞪出来。

靖王府素来军旅作风,萧景琰加封到七珠亲王亦不在衣饰上多费心思。

列战英捏着的这件里衣丝绢细腻,衣襟银线暗纹,展开能将萧景琰裹进去多缠一圈还有余,细想立时吓得冷汗直淌。

抱起衣服匆匆出门,迎面一颗大头冒出来。

夜里黑,拿错了,这才是你家殿下的。

列战英呆呆看着蔺晨拽走内衫,将另一套塞进自己怀里,他蓦的推剑出鞘。

淫贼休走!

 

 

萧景琰打个喷嚏醒过来。

睁眼一张大脸近距离占据视野,用力推开,顺便拍走捏着发梢搔他鼻尖的手,更深的缩进蔺晨怀里,扁嘴扇动几下睫毛,呼的起身。

景琰,若我们浪迹江湖怕是要委屈你再睡在这种地方。

军营简陋,直接躺倒在地上的时候也是有的。

蔺晨帮他整理衣衫,仔细摘掉头发里的麦秆叶,萧景琰很努力给他束腰带,收得太紧,蔺晨嗷嗷直叫饶命,靖王殿下狠狠拉扯又收进几寸,放手让蔺晨顺畅呼吸。

一大早食肆不做生意,昨夜横七竖八的黑衣人不见踪影,打翻的条椅倒过来叠在桌面。

老板娘端鸭糜粥和酱瓜招待二人,举起萧景琰那块佩玉对蔺晨盈盈而笑。

不知公子愿意出多少钱赎回这样东西?

钱袋折扇发饰都堆在桌面。

拿过佩玉立即塞进怀里的蔺晨笑得瞧不见眼睛,萧景琰嘴里含着粥直摇头。

你喜欢问我要就是。

蔺晨给他拨过去半碗粥。

我自然知道你能给的全都愿意给,不能给的,要也没用。

萧景琰咬着酱瓜停住,一点一点嚼碎吞咽下去,仰头喝光鸭糜粥。

早饭吃完,老板娘收拾整理好,背起包袱面向不算大的食肆浮现苦笑。

退隐江湖多年,当初答应秦姑娘配药就是为筹钱买下这间铺子,倒头来,得不到的还是得不到。

誉王府的势力延伸不到江左,到那边重新来过并不难。

谢谢蔺少阁主,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老板娘轻轻摇头,与二人告别,单身支影在官道上渐行渐远。

肩并肩目送她彻底消失,慢慢朝相反方向走回金陵。

景琰。

嗯?

景琰。

嗯?

只是叫叫。

横一眼身边嘿嘿傻笑的人,萧景琰稍稍偏头,斜睨他秀挺的鼻梁和嘴唇。

蔺晨。

嗯?

蔺晨。

嗯?

也只是叫叫。

彼此对望,晨光碾碎成点点细芒在眼眸深处闪烁。

半晌才恍然大悟两人都疯得厉害。

临近金陵初开的城门,远远就看见列战英混在推着满车鲜果等进城的小贩之间。

他发现萧景琰立即狂奔过来,急喘着喊殿下,臂弯里搭着墨绿披风,打量萧景琰衣服虽有些皱所幸完好,不用特意再去遮掩,总算心里稍安。

蔺晨在旁嗤嗤的笑,列战英想瞪他,碍着靖王也只能绷紧脸。

萧景琰接过披风抖开覆在蔺晨肩头系好。

事情办好就立刻还回来。

列战英腹诽,殿下,您不觉得披风显得有点小吗?

 


——未完待续——



评论(82)

热度(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