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蔺靖】庙会记

庙会记


一、


金陵城什么最有名?鸭子。


于是,京兆尹放了两百只鸭子在秦淮河里,有好事者,划着小船,下了秦淮河,张着网,捉上一只,回家炖汤喝。

“他们说鸭汤特别好。祛暑消疲,夏季滋补佳品。”陈大方舔了舔蔺春风手上的糖藕。

“你想搞一只啊?”蔺春风把糖藕挪开,不给他吃,“自己下去捉。”

“捉就捉。”


二、


陈大方扒了外套,露出白花花的小肚腩。


一个猛子扎进秦淮河里,从水里伸出一条白胖胳膊,仿佛一只浮出水面的鸭脖子。


他的手一开一合,水面上冒了几个水泡儿。


快走快走,谁要看你学鸭子。


三、


说真的,陈大方练了这么多年武,终于找到除了偷香窃玉外的正经用途——捉鸭子。


拎着两只鸭子钻出水面的时候,萧景琰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等他。他又买了两串糖藕,外加一对糖人。如果蔺晨上来晚了,他就把这些都吃了。


“等一等!糖人留给我!”


四、


你怎么捉了一对上来。

留下一只的话,剩下的多孤单,一起进了我们五脏庙再好没有了。

同生共死?

生死同穴。


五、


左手一只鸭,右手一只鸭,那也未免太难看了。

蔺晨把腰带接下来,将两只鸭子绑好,牵着走,在金陵城里也是一景。他却泰然自若,遇到惊奇的目光,还跟别人点头致意,打个招呼。


“你瞧!那边有热闹看!”大方捅了捅春风。

“你就很热闹了。”春风哈哈一笑,“还有俩鸭子呢。”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我们挤过去看看,你给我看着鸭子,别叫人给偷偷抱走了。”


六、


人群中间,是一群吞刀吐火的小孩儿。


都是庙会中寻常的技艺,不过年纪都不大。

“真厉害。”萧景琰跟人群一起喝彩。

“唉,你有钱没有?”陈大方摸摸自己已经空了的荷包,“他们治病要很多钱的。”


七、


他们是残疾的?

有瞎眼的,有跛脚的。

那可当真了不起。

要不怎么说是讨生活呢?


八、


讨生活也不能抢我的鸭子,给我站住!小兔崽子站住!


才套了个圈就发现少了一只鸭子。萧景琰劝他算了,他可咽不下这口气,翻上屋顶,远望见一个抱着鸭子蹒跚跑到小巷子的孩子。


站住!


流云步法学了做什么?追鸭子。


九、


小家伙,我来跟你讲讲道理。

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知道么!人能有几次在喜欢的人面前逞英雄的机会啊!你知道我打算要回家炖汤的么!夏天奏折看多了要多喝点舒肝明目补一下的嘛!还有啊,你拆散一对鸭子它们多难过呀——算了,求你别哭了,我给你行礼了,你别哭了!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别哭了,我送你回你们摊子上好不好呀,哎呦哎呦你怎么哭得更厉害了!我带你飞回去好不好,倏地一下哦!求求你了,别哭了,有什么不高兴你告诉我好不好呀?


十、


孩子揉了揉眼睛,看着这个几乎要跪下来求他别哭的大头哥哥,和一路跑过来的一个红衣公子。


别送我回去,鸭子、鸭子我不要了。

可你腿不好,不回去谁照顾你呀?

我自己照顾自己,哥哥别抓我回去。


萧景琰从怀里掏出刚才他们套圈赢得毛绒兔子,蹲下来塞过去:“你别哭了,我把这个毛兔子送给你,再带你去吃好的。”


十一、


就这样,大方溜着两只肥鸭,春风抱着一个孩子,进了临街的一个小酒楼。

要了一份盐水鸭,又要了一份烧鸡。孩子埋头吃肉,吃得满手油光光,看得大方直流口水。

“我能吃一个么?”他抿了抿嘴,扭过头问孩子。

孩子咬着鸭腿回头看春风。

“不给他吃。”春风把两碟肉拉得离大方远了点。

“偏心。”大方抱了一只鸭子到怀里,摸着它的脑袋,“乖,等下我吃你的时候,也不给他吃。”


十二、


一顿饭吃完,孩子心满意足,春风这才开口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竿子。”

“你要鸭子做什么呀?”

“庙会上卖钱。”

“卖了钱给爹娘?”

“才不!卖了钱自己跑。”

“那你自己跑了,爹娘不难过么?”

“我没爹娘。”

“那我刚才看你表演戏法的时候,你爹不是在那里张罗么?”

“杨爷不是我爹。”

“那杨爷是谁?”

“杨爷就是杨爷。”孩子抹抹嘴,黑亮的眼珠间或一轮,“你们真不抓我回去?”

“不抓你回去。”蔺晨捏着鸭子脖子,学着鸭子的声音,“我带你上山玩好不好?”


孩子瞪了他一眼,又往萧景琰那边蹭了蹭。

“你心里已经有打算了吧?”萧景琰摸摸他的头。

“恩。”

“能告诉我么?”

“闯荡江湖!”


十三、

你真放这个孩子闯荡江湖?

看来蔺阁主有意见。

小春风哪,你是不知道江湖险恶。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追上去盯着他呀。

那你呢?

我去会会这个杨爷。


十四、


把鸭子存在酒馆里,蔺晨追着这个孩子一路往外跑,在巷子里一瘸一拐地绕了好几个弯,不时还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追上来。

就这么一路看他跑进铁匠铺子里,偷了一把小刀,然后被人抓住了,打了一顿,要叫他爹出来领他回家。

等那孩子快要哭得背过气去,蔺晨也施施然地出来,赔了钱,涎着脸认了个错,把“儿子”领回家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你爹呀!”蔺晨笑嘻嘻道,“嘿,你个小没良心的,连爹也不认得?”

“你才不是我爹,我没爹!”

“你没爹,那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你管我呢!”孩子掉头就跑。

“管得就是你!”蔺晨身形一动,跃到他面前。


孩子整个人都惊呆了,半晌一把抱住身上还沾着鸭毛的蔺晨:“我要跟你闯荡江湖。”

“闯荡江湖做什么?”

“行侠仗义!”

“行什么侠,仗何种义?”

“谁若是捉了孤儿回去,弄残他们还逼他们变戏法,我就如数奉还!刺瞎眼睛的,我就刺瞎他们的;打瘸了腿的, 我就砍了他们的。”


小兔崽子,你这行的算是以武犯禁的侠呵!


蔺晨从怀里摸了一块尚算干净的小手绢,给他把鼻涕擤了。

“想闯荡江湖,可以。想跟着我,也可以。不过你要这基本功也太差了,要练。”

“您说,我就练!”孩子把裤管卷起来,“您看,我能吃苦!我什么苦都能吃!”

“这基本功不苦,练好了,总没坏处。”

“什么基本功?扎马还是压腿?”

“遵纪守法。”


十五、


官府的效率比之以往已经高了太多太多了。


他带着孩子,牵着鸭子和萧景琰在约定的地方碰头时,列战英的身后已经站了一排小萝卜头了。

“竿子!”

“柱子!”

“蛋儿!”


小萝卜头们登时抱作一团。还有个刚才端铜盘让人丢赏钱的小哑巴,啊啊啊啊地在边上拍手。


蔺晨看了半晌,把那两只鸭子脖子上的腰带解了,丢进河里去。

“不是要他们同生共死?”

“除却情人外,他们还有朋友呢。”


十六、


天子脚下,居然也发生这等令人发展之事!

杨爷被大理寺带走,蔺晨叹了一口气:“他们都是孤儿,以后无路可去。”

“天下之大,怎么会无路可去。”

“我想带他们回琅琊山。”

“他们都有残疾,琅琊山似乎并不方便。”

“哪有什么方便不方便,这事叫我看见了,就没什么不方便。”

“那你看不见的呢?”


小春风,琅琊阁主要知道两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呢?

什么?

一者天地不仁;二者……

二者?

看不见的最好当它就不存在。否则这天下人的惨痛都要加到一个人身上,迟早要被压垮了。

所以你一旦看见了,就不会袖手不理。

不错。

那你信得过我么?


十七、


京城里新起了一座慈恩堂。


与这座慈恩堂一起出现的,还有一次新的户籍调查,京兆尹牵头,从京畿重地开始,一路向外延伸,若有这等类似拐卖的行径,举报有功。


再见到竿子的时候,是他被一户没孩子的人家领养的那天,萧景琰带着蔺晨换了便装,去送他。

“竿子,你还想着要闯荡江湖呢?”

“当然。”竿子挺起胸膛,和那些不跛脚的孩子一般高,“先从好好念书,遵纪守法开始!”

“那就江湖再见?”

“江湖再见。”


十八、


我该谢谢你。

分内之事。

我这个人,从来都是这样,看见了就一定要管,可是看不见的就当不发生。其实还是在为自己开脱罢了。小春风哪,你还真是小春风。

我是你的春风,是天下人的萧景琰。其实我们是一样的,不过都是在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你是江湖人,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是天子,当谋定而后动,开万世太平。如果硬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我戆吧。

哈哈,除了我,谁敢说你戆?

看不见的事,对于我而言,并不是没有发生,我还是睡不好觉。所以,我还是更想看到更多的事,至少知道何处下手。

我们还是在说这件事么?

你说呢?


十九、


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好了。


二十、


不能过去,你还欠了我鸭汤。

鸭子都跑了,哪儿有鸭汤喝?

那你欠了我。

想我怎么还?

我有个好主意。


二十一、


蔺晨早年学了不少杂七杂八地花架子功夫,用来卖艺,再合适没有。


可怜巴巴地在木板上写了一段凄凉身世,便吆喝着开了张。耍刀弄枪,精彩得很,很快就围了不少人。


“好!好!爹你看!”

“别看,这么大的头,有什么好看的!你不是要吃糖人么?爹给你买。”

“不要,我要看戏法!爹你有没有钱,人家拿铜盘子来啦,快给钱快给钱。”

“没钱没钱,没钱给他!”


“诶!等等!”蔺春风端着铜盘子拦住抱着孩子的列大将军,“孩子都说喜欢了,怎么可以不打赏一点?”




评论(121)

热度(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