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蔺靖】鸽哨小记

鸽哨小记


一、


年关岁末,江湖上出现了假的琅琊阁阁主的白玉鸽哨,仿得神乎其神,竟然也能唤来脚上系着小竹筒的琅琊阁信鸽。

猫在宫里留着过年收红包的陈大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重出江湖了。

萧景琰抽不开身。倒是军队年假,反而闲了下来。于是,感觉自己头快要大过陈大方的列将军坐在了他的对面。


陈大方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几乎要吃了他的列大将军,认认真真地提了一个问题。


“你说我们这算不算真正的大眼瞪小眼?”


二、


跟陈大方一起查案,实在考验耐心。

列战英实在很头大,他的皇帝陛下到底是如何忍受陈大方这样故弄玄虚抖机灵的。


“想知道啊?”陈大方又开始了。

“不想。”

“诶我告诉你呀。”

“不听。”

“嘿嘿,告诉你吧,你家皇帝聪明得很,看破不说破,由得我带着他罢了。”

列战英撇了撇嘴。

“你不服?”陈大方笑了,“你心里肯定在想,皇上英明,最糊涂的就是偏偏栽在我这里了,是不是?”

“算你说得有理。”

“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呀?”

“不想。”

“诶,我告诉你吧: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喂!你等等!我还没说完!”


三、


查了整整小半个月,一无所获——或者说所获太多。

他们从南楚的天机所一路排查到北燕的机要处,似乎都与之有关。

“这是一个针对琅琊阁的大阴谋。”琅琊阁主蔺晨一拍桌子,“让我睡一觉再好好考虑怎么办!”


四、


这一觉睡醒,列战英早就懒得奉陪了。


列小将军,今日怎么不陪我去查了?

年三十!

这样啊, 那我就进宫过年了。


五、


查到了么?

没有。

那怎么办?

你要帮我一个忙。


陈大方扛着一个大袋子进了萧景琰的寝宫。


六、


大年三十,放着宫宴不吃,陪你做手工。

你不愿意?

愿意。陪你的话,我都愿意。


萧景琰抓了一只白玉小鸽哨放进一个福袋里:“你说这个写什么?”

“吃糖不蛀牙。”


灯下御笔亲书这五个字,吹干了墨迹,卷成小卷儿,连同那个鸽哨一起装在福袋里。拉上带子,扎了一个漂亮的结。


七、


三百个福袋散入京城,几乎是一夜之间,小孩儿们手里都有了一个崭新的小鸽哨。

一时间搞得春节的金陵城里飞满了小鸽子,到处都是鸽子粪便。


为了安抚辛苦了几日的列大将军,陈大方和蔺春风亲自登门,送了他的儿子一个。

小儿子大晚上打开福袋,上书五个大字:你爹怕鸽子。


气煞我也,参你一本。


八、


扣下奏折,萧景琰抬头看向那边逗鸽子的蔺晨。

“真的查不出来了?”

“处处都是,极难追溯源头。”

“寻常仿制,也能引到琅琊阁的鸽子?”

“大约是扬州产的?但是天下玉、扬州工,怎么查?”陈大方低头把手里的小米都喂掉了。



九、


如此,到处都是鸽哨了,便没有什么信物之说了。

不错,做得这样好,我分不清真假,干脆,全都变作假的。至于琅琊阁的鸽子,重新再训练就是了。寻常人吹了鸽哨,又没有奖赏,很快鸽子就学乖了。

那怎么想起来送给小孩子了?

琅琊阁的未来在天下。或许将来的天下,连小孩子知道的都比琅琊阁主多。


十、


“对了,那我的鸽哨呢?”萧景琰忽然想起一件事,“大过年,你什么都没送我,还顺走一件我的物事。”

从怀里摸出一枚白玉鸽哨,摊在手心里,像是那年蓟州城就着桃花下在掌心的小雪。

“明明是我的鸽哨?”

“不是送我了?”

“倒也是。”陈大方皱了皱眉头,忽又笑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那我试试?”

“你等下。”


陈大方一溜小跑窜了出去。


十一、


鸽哨才响了一声,一个蓝影子就飞进了寝宫。


“小春风,好用么?”

“一直好用才好。”

“当然好用。你吹,我就飞过来找你。”陈大方握住他握着鸽哨的手,“要是喜欢,你可就欠我一句恭贺新禧啦。”


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萧景琰把奏折丢进了火盆里。


-----------------------------------


新年快乐!




评论(124)

热度(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