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越冬后萌发的芽叶肥厚芳香,目力所及一大片娇嫩欲滴的翠绿。

春茶的采摘时间有限,蔺晨天不亮就待在茶园,他手巧,一簇簇嫩叶自指尖滑进茶蓝,心里计算着皇帝陛下几时能到,舌尖已经溜出轻快的采茶小调。

有人沿着窄窄的茶道走过来,蔺晨轻轻的笑,数着脚步声转身。

柔软面纱飘在鼻尖像破开的水波,浮出微含笑意的眉眼,随后稍显惊慌的被推倒在地,后脑垫着蔺晨采摘芽叶沁着香气的手指。

视野里油润的绿意被久违的大脸遮挡。

呼吸在温热里断裂。

晨曦在天边翻涌出橙红,风裹夹着清新气息在茶圃里荡起波澜。

萧景琰扭断距离最近的茶树,打翻半满的茶蓝,嫩芽洒满蔺晨起伏的脊背,顺着松散的里衣和腰间堆叠的湖蓝长衫滑落,黏在湿滑的小腹随之剧烈晃动。

可惜了。

萧景琰咬着嘴唇粗喘。

摇摇头拂掉春茶,蔺晨只瞧着皇帝陛下笑。

狠狠撞进去。

声调伴着渐明的天色蓦然拔高。



明天放飞自我,该取关的取关吧

评论(45)

热度(481)

  1. 旁友你好 我叫雨季的黄浦江十二万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戒子十二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