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蔺靖】烟火记

烟火记


一、


从来都是蔺晨等萧景琰,因为他有耐心。


所以难得有一次看见萧景琰长身玉立地站在海棠树下等他,便是蔺晨从南楚回来风尘仆仆,也仿佛什么也没有了,浑身松快。


山里开花晚,海棠才开。花纷纷扬扬落下来,树下仿佛站着当年那个少年将军。


“稀客。”蔺晨笑了,“难得不用我去金陵,可居然一时间高兴不起来。人哪,真是不能惯着。”

“你知道我上山是为什么。”萧景琰摩挲着掌心那枚白玉鸽哨。

“知道。”蔺晨上前握住他的手,“今日是七夕。”


怔了怔,春风笑:“是七夕。”


二、


琅琊阁中珍奇兵器甚多,萧景琰素来用剑,偶尔用军刀,其他的甚少涉足。不过这不妨碍他进了琅琊阁主的私库,把玩一下阁主的私藏。


他先看中了一柄精铁剑,森森剑气,出鞘便见锋芒。剑荡之时,似有龙吟。舞起来轻巧灵动,极是得心应手。

“是我小时候刚学剑的时候用的,前朝孤胆剑豪青锋子的佩剑。轻灵有余,沉稳不足,又过于锋利。很早就弃之不用了。”


其次竟是一个大铁锤。


又黑又沉,萧景琰一掂之下竟没有抓得起来。

“这你也用过?”

“街头卖艺啊。”蔺晨一本正经,“民生多艰啊!”

“这种你也收起来?”

“你可别小瞧了它!”蔺晨抚摸着铁锤柄,“它的上一任主人,是吴勇。”

“为朋友平反刺杀庸君的力士吴勇?”

“正是。”蔺晨点点头,“心中沉重之人,手上也沉重。”


吴勇这人,姓没有起好,本是大智大勇之人,却姓错了姓。


他最后看中的一把扇子。白玉柄,精铁扇面,但覆了一层纸,上有枯藤开桃花,只是桃花斑驳,颜色已经偏近枯败。细看才知是血非花。


“这个,我认识的。”抓起这把沉甸甸的扇子,他忽然想起来了,“是蓟州城那把。”

“好眼力。”

“这扇子风流倜傥,你现在倒不用了?”萧景琰瞥了一眼他的袖子,“那柄刀……”

“这刀孤傲,适合我招摇撞骗。”蔺晨笑笑。

“我还是喜欢这扇子多些。”萧景琰把它取下,抓在手里,“你教我?”


三、


很快他就后悔了。


萧景琰为人端正,牵挂太多,用扇失之几分潇洒流畅和行云流水,每每被蔺晨调戏起来。


第十次被引得用自己的扇柄打了自己的屁股的萧景琰终于铁扇一合:“合着你就是戏弄我。”

“乖徒儿好好叫声师父,我就不戏弄你了。”

“想得美。谁要当你徒弟?”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四、


三招两式制住萧景琰,自封的“师父”亲了忤逆徒弟一口。


“好徒儿莫生气,毕竟这天底下,只有我能和我打个平手。其实你进步很大了。”

“我晓得。”

“你晓得?”

“我原先三招之内一定会输给你,方才虽然你让着我,不过也勉强十招。”

“你是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水平。”

“我的水平?”

“你若是拼了命去,剑势沉着,我得有五十招才能赢你。”

“我为何要与你拼命?”

“如果我……”蔺晨笑嘻嘻地,“扒你衣服呢?”


五、


七夕的晚上如果是阴天,便见不到牵牛织女了。

黑漆漆的夜空无趣得很,蔺晨从他的宝库里拖出了他的宝贝们。


哪儿这么多烟火?还有我的兔子灯。

都是我的手工啊,手巧不巧?

巧。咱们放烟火吧。


六、


蔺春风坐在石头上。

陈大方用火折子点了,然后捂着耳朵蹿回他的身边来。

他们并肩坐在大石头上,看烟火,看烟火映在彼此的眼中,看彼此。


七、


这烟火奇特得很,花色繁杂特别不说,还能组成形状,实在是精巧过人——真的是你做的?

骗你是小狗。我和一个南楚人学的。

这样厉害?真想见见他。

他死啦。


八、


刚死的。

纵使蔺晨得到消息后立即动身,跑死了八匹马,也没能从南楚军队手里救下他。


九、


军队?

天机阁被招安,他不想替政府做事,就从天机阁退出了。

唉。

说起来他教我做烟火之前,我还有疑虑呢。我怕他忧心琅琊阁学去了他们烟火传讯的法子,不肯教我这个好玩的。谁晓得他竟然倾囊相授,是我小人之心了。然后啊,我就把我们养鸽子的办法告诉了他。他就很为难啦,说椒盐乳鸽是他最爱吃的菜,叫他知道鸽子这样好用以后,倒舍不得多吃鸽子了。你说他笨不笨,信鸽和肉鸽肉质能一样么?!亏他还自吹自擂说自己爱吃鸽子会吃鸽子。


十、


不说这些,我们放烟火。


蔺晨忽然打住,又笑起来:“今天可是七夕呢!你看我,老说些不开心的。”

“对,说些开心的。”萧景琰从石头上跳下来,从那堆烟火里找到一把成细筒状的,“这是什么?”

“这个可好玩了!我叫它半截眉。”

“半截眉?”

“我爹听说我把养鸽子的办法告诉了天机阁,要打我,我就用这个烟花筒射他,把他的眉毛都烧没了半截,哈哈哈哈你说好玩不好玩?”


两个人像个小孩子点好了,往空中院子里到处放,在空中炸开,把海棠树炸得花雨纷纷,冷却的火星夹在其中,像是一群萤火虫。


十一、


兔子灯就是这么被烧坏的。


萧景琰插着手,瞪着罪魁祸首。


祸首搓着手,一脸赔笑:“扎个灯来不及了,我我我我……我重做个兔子口袋偶给你好不好?很快的,马上好!”


萧景琰关上卧室门:“做不好不许进来!”


十二、


哪能不叫他进来?


直到后半夜,外头的蜡烛还是亮着。

蹑手蹑脚地推开门,陈大方已经抓着那个兔子口袋偶趴在桌子上见周公了。偷懒的大脑袋离蜡烛只有寸许,堪堪要烧到他的头发。


春风吹熄了蜡烛,正如他们曾经一同吹熄的那对红烛。


十三、


陈大方醒过来的时候,有人在吻他。


湿润的嘴唇亲他的脸,这个潮湿的吻最后又落在他的睫毛上,痒得本来想装睡的大方噗嗤一声笑了,回以一个同样湿热的吻。


十四、


你知道为什么这么暗么?

为什么?

我兔子偶其实做好啦,但是谁知道它活了,成精了,把我的蜡烛偷走了。屋里太黑,我就忍不住睡着了。

呸,你就算骗我也不好好想想。谁没事干偷蜡烛呀?

就是就是,偷香才是正经事!


十五、


他解开萧景琰这碍事而贵重的冠冕,把手指插进他的鬓发里。


把这个人扣在地上扒掉衣服,身上有一层薄汗,带着下午院里海棠花的气味。


嘴唇从发梢开始,然后一路吻到有浅纹爬上的额头,时常紧锁的眉目,和轻轻唤着他名字的嘴。


十六、


你不是说做不好不许进去么?君无戏言啊。

对,君无戏言,所以我出来了。


十七、


黑暗的房间里,哪来的烟火?


十八、


黑暗里穿错了衣服,明显大了一号,倒是可怜蔺晨只能裹着一件披风了。


“这是什么?”

“这是指尖花,我放给你看。”


在萧景琰怀里摸索了一阵,蔺晨找到了他的打火石。

“幸亏没点灯。”萧景琰脸红着。


十九、


指尖花名不虚传,薄薄的一层火药绕在一根细细的铁签上,一点着,就在签头炸开一朵花。


亮得只能用陈大方遇见蔺春风时盛开的心花来比拟。


“小春风,你再抓一根,借个火,可以一起玩。”

“你小心点,仔细把屋子烧了。”

“烧了就烧了,哪天我乐意,把这琅琊阁都烧了。”

“好好地烧它干嘛?”萧景琰的眼睛在这指尖花的火光里更亮了。


就这样,陈大方的心漏跳了一拍。

良久才叹了一口气,借着火光痴痴地望他:“千金难买春风笑。”


二十、


说什么千金难买,不是偷偷笑了一晚么?


-------------------------------------------------------------

放飞自我,你们迅速取关吧。勿谓言之不预。


评论(92)

热度(817)

  1. 玫姿绰态十二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