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万

 


 


 

【蔺靖】打架的技巧

 


 

【很短】

 

【一发完】

 

【有点血腥】

 

【Inspired by 《你》】

 

【Inspired by 八段 】

 


 

一、

 


 

打架这种事情是要讲技巧的。

 


 

要避开他的鼻子和眼睛。因为打鼻子很疼,也会断,打眼睛——不,他的眼睛很美。

 


 

其实这么多年了,人是有些变化的,只是很会长,眼睛还是老样子。

 

又黑有沉,却有生机,如同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如同回南天的半山水气。

 


 

二、

 


 

所以,就要总结出一些立于不败之地的技巧。

 


 

揪住他的领子,绣着龙纹的领子,扯过来,呼吸热到发烫,然后打他,打他漂亮的脸。

 

瘦得过分——许是操劳——但是与他无关,只是会打疼他的手。

 


 

不能用刀,一刀下去就没命了,出不得气。

 

只能拳打脚踢。打到他哭叫,求饶,对,就是求饶,重点在求。

 

求他。

 

这样,他就有资格提条件。

 


 

三、

 


 

然后羞辱他。

 

把他的龙袍脱下来,架起柴堆,一把火烧了。

 

把他的冠冕扯下来——我管你头发疼不疼——把那些朝珠都拆下来,送给街上的乞儿打弹珠玩——呸,朝珠丑着呢,乞丐都不要——丢到粪坑去。

 


 

然后他就是赤裸的。

 

如同他在他面前一样。

 


 

四、

 


 

他是打过仗带过兵的人。

 

换言之,抗打。

 

不仅抗打,而且能打。

 


 

他这样羞辱他,他会过来跟他拼命。

 

来呀,你来呀!就厮打在一起好了!不来不是汉子!你来呀!

 


 

五、

 


 

他往他肚子上踹了一脚,他一拳打掉了他的一颗牙——救命,我吃粉子蛋的牙!

 

气得折断了他的手,漂亮的手,手指又细又长。握着笔的时候可好看了,拔天子剑的时候更是漂亮得闪光!

 

然后他的一条腿被剩下的那只手,握着天子剑的手砍断了。血流了一地,和那个手腕里的血流到一起,在雪地上汇成一道红色的小溪。

 


 

气死我了,以腿还腿!

 


 

一口咬掉了他的腿,在大腿根部留下点痕迹——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留下这种痕迹。

 


 

六、

 


 

宫里敲钟了,要早朝了。

 


 

然后慌慌张张地把腿脚都拼起来,分不清是谁的手,谁的脚,谁的血,谁的心。

 

我的手腕上活动着你漂亮的手,你的胸膛里跳动着我的心。

 


 

七、

 


 

晚上有本事再来啊!

 

不来不是汉子!

 


 

八、

 


 

你来呀!不来不是汉子!

 

你来呀!

 

你不来么?

 

你不来要说的呀。

 

你来吧。

 

你过来吧。

 

你说好要来的呀。

 


 

九、

 


 

你如果来的话,我可以不打你。

 

其实我之前都是让着你的,因为你打不过我,我也不想打你。

 

我气得要命了,可也不想打你。因为你就是我的半条性命,一魂三魄。

 


 

我不打你,你过来吧。

 

我想亲亲你。从你的湿漉漉的睫毛开始,到你的鼻尖,然后到你的嘴唇。

 

其实我不喜欢你的嘴唇了。每次为了保持一个上位者的形象,老是抿着,久而久之,形状就显得刚毅又无情了。可我还是喜欢你的嘴唇。

 


 

我之前这样亲你,你会嫌痒,使劲眨眼睛,最后眼睛蒙上一层水气。

 

这水气我很喜欢。你记得么?之前我们去吃火锅的时候,山上山下全是水气,墙都是潮的。然后我们还坐在那里涮肉,锅的热气把房间里熏成一个蒸笼。我们就把衣服都脱了,浑身都是汗,然后我把肉从你那儿都骗过来了,你就到我的嘴里尝味道,末了还说我恶心。

 


 

你不恶心?

 

恶心死了。浑身都是汗,黏糊糊地,就这么贴着我。你的东西,我的东西,贴在一起比大小,讲船工们休息的时候讲的那些荤笑话。

 

啧啧啧,一国之君哪!成何体统啊!

 


 

十、

 


 

罢了,我不笑话你,你来吧。我好好说话,你也好好说话。

 

咱们好好说话,说些好好的话。

 


 

十一、

 


 

其实从一开始就不该来。

 

他忽然想明白一件事,这天底下,如果有天生注定要在一起的,那也显然会有天生注定没什么缘分的。

 


 

但是那就不该来啊。打到一半,那个人把手指头发眼波和笑声全留在他身上,然后装着他的心就

 

走了。

 


 

一去不回。

 


 

十二、

 


 

所以怎么会不生气呢?

 

还是想打他。

 


 

于是就躺在这儿,构想把他暴打一顿的画面。

 

你来,我就打你。你就还手。就一起死在这儿,哪管这天下苍生,哪管这公平天道。

 

就一起死在这儿,叫血都流到一起,汇成一个小池塘,就算是用小勺子挖一勺出来,也分不清是你的血还是我的血。谁也分不清,就只好就他们两个一起做一个池塘。

 


 

十三、

 


 

醒来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打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要有个打架的对象。

 


评论(79)

热度(374)